網癮如何定義

302



目前,國內外網絡成癮疾病存在命名混亂、定義不明確、治療不規范等問題。面對網絡成癮發病率的逐年增高,科學統一的命名及定義,規范的診斷與治療顯得尤為必要和迫切。據此,中國青少年心理成長基地歷經近4年時間,通過對1300余例網絡成癮患者的臨床觀察和研究,對網絡成癮進行了命名、定義并制定了臨床診斷標準。

1網絡成癮的命名

1.1已有命名 對于網絡成癮現象,目前有許多相關的名稱。如“網絡成癮”(Internet addiction,IA),“網絡成癮障礙”(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IAD),“網絡依賴”(Internet dependency or Internet dependence)、“病理性網絡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PIU)、“問題性網絡使用”(problematic internet use)、“網絡過度使用”(excessive internet use)、計算機依賴(computer dependency)、上網依賴(on-line dependency)、“沖動—強迫性網絡使用障礙”(Impulsive-compulsive internet usage disorder,IC-IUD)等。

上述對網絡成癮的命名基本上可以概括為三大類,第一類從成癮行為學角度出發,稱為“網絡成癮或網絡成癮障礙(internet addiction or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s)”; 第二類從沖動控制障礙角度出發,稱為“病理性互聯網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第三類如“過度(excessive)”,“問題性的(problematic)”,“適應不良的(maladaptive)”網絡使用,與前兩類相比,很少牽涉疾病或障礙的理論。

1.2陶然課題組的命名及歸類 從以下5個方面考慮,從成癮行為學角度出發,筆者決定采用“網絡成癮”這一疾病命名。

1.2.1“成癮”詞源及其應用

“成癮”一詞的由來,“成癮”(addiction)一詞最初起源于拉丁語“addicere”,意味著“被綁定”(bound to)或者“被奴役”(enslaved by),最初這一術語并未特指物質使用。WHO 出版的Lexicon of Alcohol and Drug Terms,在“成癮,藥物或酒精”詞條的解釋中,提到“成癮這一術語已經長期使用,但是用法多變?!睘榱颂刂肝镔|使用并避免“成癮”含義復雜而引起的爭議,1964年WHO專家委員會建議使用“依賴”取代“成癮”或“成習”。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3版(DSM-Ⅲ)認為生理依賴是物質依賴的核心,可以通過長期使用一種藥物實現,并可以出現耐受和戒斷(例如,治療高血壓的β受體阻滯藥),但這種生理依賴可以不伴有社會功能受損。近年來,學者們越來越傾向于通過非物質相關障礙來研究成癮的本質[1,2],認為成癮的核心要素是“對一種行為的控制能力受損”[1~3],同時,成癮更關注其對個體、家庭及社會的不良影響。網絡成癮不是由于物質攝入所引起,導致社會功能受損,故宜將其命名為“網絡成癮”,而不是“網絡依賴”。

1.2.2“病理性互聯網使用”實則是套用病理性賭博模式

目前,主張“病理性互聯網使用”的學者,實則是套用了病理性賭博的模式。1980年,美國精神病學會首次將“病理性賭博”這一障礙納入DSM-Ⅲ中“未列入其他分類的沖動控制障礙”類別,然而其癥狀診斷標準是基于物質依賴模式[4]。出現這種矛盾是因為DSM-Ⅲ中只有“與物質有關的障礙”類別,它強調某一種或某些特定的物質攝入體內。同時,沖動控制障礙中除病理性賭博以外其它障礙(例如,拔毛發狂、偷竊狂、縱火狂等)并非基于物質依賴模式,故將“網絡成癮”稱為“病理性網絡使用”,歸入沖動控制障礙類別是欠妥的。

1.2.3 ICD-11、DSM-Ⅴ將物質和非物質使用相關問題納入“非物質成癮”之趨勢,目前,ICD-11、DSM-Ⅴ都有將物質和非物質使用相關問題一同納入“成癮”的趨勢。美國藥物濫用咨詢委員會第99次會議[5]在未來精神疾病分類研究計劃中指出ICD-11和DSM-Ⅴ的目標是“在精神與行為障礙及其定義上盡可能達成一致”。這次會議有關術語命名問題的討論有:“非物質使用成癮”還是“強迫行為”、“成癮”還是“依賴”、“有關依賴的診斷標準僅僅特指物質嗎?”。本次會議還討論了將賭博、計算機游戲成癮等納入非物質成癮的候選名單。中華精神病學會在制定中國精神疾病分類與診斷時,也要求術語既要精確地表達疾病的內涵又要向國際標準靠攏。DSM-Ⅳ工作組于2006年出版了專著——Diagnostic Issues in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Addiction,Sept. 2006, Vol 101, Supp 1.),其中有這樣的2篇文章:“成癮障礙應該包括非物質相關障礙嗎[6]?”和“成癮行為應該擴大范圍、納入病理性賭博嗎?[7]”。這2篇文章均提到病理性賭博在臨床特征、人口統計學、社會特征、共病及生理和遺傳方面與物質依賴存在共同之處,同時也指出了將物質使用障礙與病理性賭博歸入成癮障礙分類下的益處。

1.2.4臨床實踐觀察結果

筆者通過對1300例網絡成癮患者的觀察發現,絕大部分患者都存在對網絡使用的耐受現象,停止或減少網絡活動時出現煩躁、易激惹及坐立不安等戒斷癥狀,而“耐受”及“戒斷”恰恰是成癮的兩個重要特征。同時,成癮行為還具備沖動控制障礙的沖動性特點[8],然而,沖動控制障礙卻不具備成癮的耐受性及戒斷反應特點。

1.2.5文獻檢索中“網絡成癮”使用頻率最高

截止到2008年8月17日,以“internet addiction”or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作為關鍵詞在PUBMED內進行搜索,分別得出84篇和9篇的結果,使用“網絡成癮”這一命名的論文數量遠遠高于“病理性互聯網使用”。

綜上5方面所述,筆者認為“網絡成癮”宜歸入“非物質成癮”類別,并將其命名為“網絡成癮”。

2定義

根據以上研究及臨床特征,筆者對網絡成癮進行如下定義:網絡成癮是指個體反復過度使用網絡導致的一種精神行為障礙和社會功能受損,表現為對網絡的再度使用產生強烈的欲望,停止或減少網絡使用時出現戒斷反應,同時可伴有精神及軀體癥狀。


文章分類: 認識網癮
分享到: